当前位置 首页 > 军事热点 正文

《士兵突击》中,他被誉为军中之母,配角比主角还要出彩

  

  《士兵突击》是中国现代历史背景下最好的军旅剧。

  它以王宝强扮演的许三多为主线,分散体现了军营生活的多姿多彩。由许三多从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孬兵,逐渐成为一个兵王为故事内容,宣扬了一种努力奋斗就会有结果的积极意义。

  而这一切故事的开端,以及故事的高潮都定格在一个人身上,他就是张译扮演的班长史今。

  

  下榕树招兵时,面对许百顺的殷勤,他显得极不自在,又不好意思推脱,最后咬着牙说“我们要建设全高中连”,这就把许三多的当兵路堵上了。

  当他解脱离去时,看着许三多在父亲的棍棒下那充满绝望的眼神,想到他的人生将如此不堪,他咬咬牙,灌下了一碗酒,做出了一份承诺:我一定把许三多带成一个堂堂正正的兵!

  

  自此,这才开始了许三多后面的兵王故事。

  班长史今,他既不比伍六一刚猛果敢,也不像高城那么伟岸挺拔,又不如吴哲之澹然平淡,更不似袁朗神采飞扬。但在《士兵突击》中他身上的光芒,几乎压倒了他身边所有的人。

  正如《士兵突击》的编剧兰晓龙说的那样:史今是军中之母。

  他像一个母鸡一样,护着自己身边的所有小鸡,他是柔情的一个人。

  

  看见自己曾经的坦克要迭代换新退下了,他上去深情告别,为老战友仔细擦拭着最后一遍。

  看见许三多往被子上倒水叠豆腐块,又不耐其烦的和他慢慢讲道理“饭得一口一口吃,事得一件一件办,只要今天比昨天好,这不就是希望吗”。

  张译当时的眼里满怀期待,希望,也有微微失落,恨铁不成钢!

  当许三多用两个热鸡蛋轻易的毁了七连一个星期的伪装,史今看着许三多那失落死灰的眼睛,把所有责任又往自己身上揽,虽然所有人都不会相信是他做的,在上次演习中为了减少热量,他连早饭都不敢吃。

  面对许三多想要抡锤打钎的要求,史今立马答应,觉得这是一个锻炼的机会,但第一次抡锤就稳稳地砸在了史班长的手上,将史班长砸倒在地。

  

  当手包扎好后,史班长找到了躲起来自卑的许三多,拉着他重新抡锤打钎,让他直面自己的恐惧,给了他信心。

  考核知识时,看着许三多把所有知识全部背下来,他的嘴咧的跟荷花一样,好像自己的孩子终于有了出息,对着高城就是赞扬,他太高兴了。

  军事比武中,作为高城最好的班长史今为了成全其他人,输掉了比赛,是偶然也是必然。

  

  脱下军装前,史今唯一的要求就是去天安门前看一看,当了9年兵,他还没看过。

  车行走在长安街上,车外灯火辉煌,车里面的史今哭得一塌糊涂,泪水横溢,鼻涕长流,双肩颤抖,热血男儿,嚎啕大哭。

  那是一个兵对于队伍的恋恋不舍,对于队友的无限深情。剧外的我,也哭得泪雨滂沱,抽泣不止。

  

  那天,全连人对他的评价就一个字“好”,短而真切,饱含浓情。

  

  可以说史今这个角色被张译真的演的活灵活现,他不是在演戏,他就是史今那样的人。

  戏里戏外,张译都是一个阳光大男孩的形象,憨厚无比。

  金鸡奖,白玉兰奖,飞天奖,百花奖,十多年过去了,一路走来,张译已经成为了影帝大满贯。绯闻少有,专心演戏,这是一个演员真正的素养。

  

  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张译,你很少听见他的一些消息,但在他每次获奖时,我们都喜欢把他拎出来单独的夸一夸。

  在他出演的所有的戏中,你会莫名其妙的爱上这么一个角色,在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《红海行动》《我和我的祖国》中他不靠颜值靠演技,征服着所有的观众。

  

  突然让我对他做出一个评价,我还真的有点词穷,或许用《士兵突击》中全连人对史今的评价那样,一个“好”字,就道出了我们对张译如浓雾般的认可,看得见,摸不到,不可细言。

  本期话题:

  你眼中的张译是一个什么形象?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。

  本文由“汝者非鱼”原创发布,图片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删图致歉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大媒体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